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原血神座 第一卷 永不言弃 第二十六章 自作自受

发布时间:2019-09-24 16:19:21

原血神座 第一卷 永不言弃 第二十六章 自作自受

看着那被做了手脚的马车,苏沉的双眼依然直勾勾的全无生气,象足了一个真正的盲人。

片刻后,铭书带着周宏过来。

在苏沉记忆中,周宏原本是个体魄强健的高大汉子,沉默寡言,却做事沉稳。但现在他看到的却是一个面黄肌瘦,满脸胡子拉碴的落魄中年人。看得出来在马棚的日子绝不好过,以致于当铭书说少爷找他重新赶车时,激动的几乎无法自已,一路奔跑着来到苏沉面前,对着苏沉就跪了下去:“周宏罪人,见过四少爷!”

苏沉淡淡道:“当年的事都已经过去了,你也已经受过责罚。现在我依然用你,你就好好为我做事吧。”

周宏大声回答:“定竭死为少爷效力!”

“那就去驾车吧。”苏沉

周宏便忙不迭的去驾驭马车,他虽然三年没摸缰绳,身手却依然灵活,迅速安抚好马屁,坐在驭手座上,等待苏沉上车。

苏沉向马车方向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向苏越走去,边走边道:“对了,还没谢谢小九今天为我仗义执言,我才能不受下人欺辱。”

说着来到苏越身边,对着苏越鞠了一躬。

苏越摇着扇子笑道:“谢就不必了,四哥还是请赶快上车吧,免得误了正事。”

“那怎么行。今天要是没有小九,我怕是连门都出不成,我看这样吧,不如九弟跟我一起出去,我请九弟喝一杯。”苏沉说着已一把抓住苏越手腕。

他就站在苏越面前,这一下出手又急又快,苏越压根没有防备,被他抓了个正着。

苏越面上现出一丝惊慌:“不必了,我还有事。”

说话间急向后退想甩掉苏沉。

只是论力气他可比苏沉差得远了,怎么可能甩得掉苏沉?

苏沉拉着他一动不动,面带微笑:“怎么?四哥请你,这点面子都不给吗?”

手臂如铁桩,钳住苏越一动不动。

苏越越发惊慌,拼命拍打苏沉手臂:“放开我!”

苏沉嘿然冷笑:“看来九弟是真不想上车啊,可我却很想看看,九弟上车后的模样……周宏!”

苏沉猛然大喝起来。

正坐在马车上的周宏打了个咯噔,本能的回答:“小的在!”

苏沉也不回头看,顺着周宏的声音,抓住苏越的手向后一甩,苏越整个人已向着周宏身后的马车飞去。

就听轰然一声震响,苏越已撞入马车内,凶猛的撞击让本来就脆弱的马车轰然坍塌。这还不算,藏在车内的钢针更是被直接激发出来,全部刺进苏越体内。

“啊!”苏越发出痛苦已极的叫声。

“九少爷!”莫大严大惊失声,随机色变怒视苏沉:“苏沉你混蛋,竟敢……”

苏沉的回应是脚步一踏,在青石板地面踩出一个深深脚印,人已循声飞去,正撞在莫大严身上。雄浑的力量撞得莫大严当场吐血飞起。

其实论实力,莫大严比苏沉还强些。他也是锻体九重,却是锻体九重的巅峰,武者的极限。但莫大严没想到苏沉会猝然出手,而且一个瞎子的出手还如此凶狠,精准。

这一下措不及防,被苏沉偷袭得手,当场就撞断一根肋骨,痛得他眼前一黑。

苏沉却得势不饶人,反手就抓住莫大严的手臂一扭,竟是直接将莫大严的右臂扭断。尽管莫大严及时反踢了一脚,可是剧痛之下全身无力,这一脚只发挥出半数力气,被苏沉硬受了,反过来又是一脚踩在莫大严的膝盖上。

咔嚓,莫大严的一条腿已被苏沉踩断。

再是一头撞再莫大严鼻梁上,将他鼻梁撞断,紧接着反手抓莫大严左臂,将他左臂也折断,最后是左腿。

电光火石之间,堂堂锻体九重的莫大严就被苏沉彻底废掉,趴在地上再爬不起来,看得那一众车夫,还有铭书,周宏等人都是目瞪口呆。

苏沉这才缓缓站起:“这就是没大没小,尊卑不分的下场。”

“苏沉,我们不是你的人,你无权这样对我们!”

令人惊讶,一众车夫中竟然还有胆大的敢对苏沉吆喝。

“你说得对,我的确没有权利处置莫大严。”苏沉笑了笑:“不过……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

听到这话,一众车夫全部楞住。

苏沉已抬起脚,踩在莫大严的胸口:“我的确没有权利处置这个家伙,不过我偏偏就处置了,越权了,甚至还重伤了他。那又怎么样?我犯了错,家族自然会处罚我。不过莫大严,还有你们这帮混账东西,你们猜,我会得到什么样的处罚?”

四肢尽断,已经无力反抗的莫大严和那些车夫一起惊恐地看着苏沉,连呻吟都被吓得止住了。

“禁闭?罚月例?又或者是别的什么?没关系,我都接着。”苏沉回答:“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家族不管怎么惩罚我,对我造成的伤害都不会比莫大严身上受到的大。这,就是主子与下人之间的区别!”

一句话,震得所有人说不出话来。

是的,无论苏沉受到什么惩罚,都不可能比莫大严遭受的伤害更重!

因为他是主子,是少爷!

这就是特权,天经地义的特权!

苏沉已抬头,看向那些车夫。

无神的目光明明没有任何焦点,却让所有人惊惧得不敢与其对视。

苏沉悠然道:“所以,我就算继续出手,杀了你们,也不会有多大后果。但如果你们伤害了我……那你们就都得死!”

最后这句话,听得所有人心中一寒。

“所以……”苏沉已松开踩着莫大严的脚,走向苏越。

这小子被苏沉一掷,钢针入体,这刻还在地上呻吟爬不起来呢。

苏沉侧着耳朵,做出倾听状,顺着苏越的呻吟声来到苏越身边,一把将他抓起,抬手将他打昏过去,这才回头对那些车夫道:“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对我有那么一点敬畏之心。有了敬畏之心,就会懂得尊重。而懂得尊重主人,就会少犯错误,象刚才那样的事,也就不会再发生了。”

一名车夫颤颤巍巍道:“您想让我们做什么?”

苏沉笑了。

这才是他要听的。

“我要你们说实话。”他说:“过一会儿,家族的长辈们会来,如果有谁敢昧着良心说话,相信我……他一定会死!”

“不要答应他!”莫大严大喊。

刷!

苏沉随手一丢,一根从苏越身上拔下的钢针已射入莫大严下体。这一下对莫大严的伤害超乎一切,莫大严发出痛苦至极的叫声,再承受不住,竟是直接昏了过去。

苏沉顺手又拔出一根针,微笑着看那些车夫。

面对这精准的“听声辨位”,所有车夫同时感到下体一寒。

————————————————————

PS:有些人到现在还没看明白,甚至不少人就着自己错误的理解在喷,弄得我也很无语。

只能再解释一下。

文中开篇就说过:临北四大家族是无血脉家族!

无血脉!

家主苏长澈重金买了一瓶血灵药剂,所以是杂血脉。杂血脉无法传承!也就是,他用血脉药剂拥有的血脉只限于他自己

原血神座  第一卷 永不言弃 第二十六章 自作自受

,和别人无关。

这点其实就和无尽武装里的血脉强化是一样的。杂血脉只限于自己。

只有当年用血脉提取仪强化的人族血脉才可以传承。

所有的血脉都是兽族血脉,因为是唯一的原系,能大幅度利用源能的生命。

所谓的性别血脉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原血神座》这本书的血脉概念不是那种“我姓张,我们张家是贵族,张家血脉高贵必然高贵”,而是“我家拥有某某妖兽血脉传承,你一个无血脉家族,将来的巅峰就是靠一瓶药剂获得杂血脉,两者贵贱不能比”这种类型。

至于苏沉,也是一样。

换眼睛不是换血脉。

两码事。

老实讲,关于血脉的真正描写还没出来呢。这本书的确是以血脉为主,但这不得一步步来嘛,还没写到那儿呢,现在只是铺垫。

我这么解释,大家明白了吧?

不明白也没关系,那是我没写清楚,我解释一下就好。不过喷就不用了,大家好声好气的说话。

不喜欢的可以不看,小说嘛,不可能满足每个人。

非要喷,我也只能删、贴。

以前我总想讲道理,但发现讲不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上就没见过跟谁讲理能讲的通的。讲到火了还和人吵架,还影响自己心情。

所以现在学会了,不吵了。你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对的批评我也接受。但批评的内容不对,口气不对,也不能放那里影响大家,就只能删掉,望请理解。

不理解也没办法,您换个地儿骂,地方多的去了,不用非在我这儿证明我的错误。

过去几年,我总想证明自己,和人撕了一次又一次。

16年这一年我想通了。

这个事得感谢周星驰。

看美人鱼那天,老婆对我说,你看人周星驰,多少人骂他,还嘴了吗?从不解释什么。你还非跟人较死理。

说得对!

从那天起,我就觉得再没什么好争的了。

人要向上走,就得望上看。

所以今天这PS也就说两件事。一个事关于血脉。一个就是关于删、帖的原因。我不会再和人吵,但帖子我会删。你怎么看,那是你的事,我做我觉得对的事就行。该有的解释,我会给,但辩驳就不必了。

安康男科医院哪家好
景德镇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上饶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在线咨询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专家号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