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仙玄传说 第五百三十四章 阴阳

发布时间:2019-09-24 17:40:07

仙玄传说 第五百三十四章 阴阳

刀无双笑道:“你们二人伤势虽然看似严重,但我教你们一个法子,三月后便可武功尽复。”

天狼付雄肃然道:“多谢刀兄不杀之恩,但我们夫妇自知罪孽深重,刀兄取了我们武功修为正是对我绝佳的惩罚,我们夫妇又岂敢再求恢复修为?”

毕雪也道:“刀右使,我们夫妇早就说要隐居山林,如今这机会正好,要武功也没有用了。”

刀无双哈哈大笑,道:“付兄,附耳过来。”

付雄不便拂其意,便走上两步,低头附身在刀无双嘴旁

仙玄传说  第五百三十四章 阴阳

,刀无双的嘴唇微微动了动,似是说了一句话,付雄脸上突然一红,看向毕雪,低声道:“多谢刀兄。”

毕雪见他看向自己,不明其意,问道:“付哥,怎么了?”

付雄微笑着附耳对着毕雪说了一句,毕雪脸上立刻红云一片,低声啐了一口:“老没正经!”

刀无双哈哈大笑:“双狼夫妇,你们这便去罢!”

二人同时拱手:“多谢刀兄。”然后二人互相搀扶着,缓缓走出了百花亭远远去了。

刀无双目送二人出了百花亭,转过头来对着霍君白微笑道:“霍小弟,你刚才也听到了,这把天冰刀倒也算的上一件宝贝,希望你能收下此物。”

霍君白摇头道:“多谢前辈美意,但晚辈平时不使刀,用之无益。前辈刀法出神入化,留着自用才能发挥出如此宝刀最绚丽的光芒。”

刀无双哈哈大笑,解下背上背着的那柄刀,伸出右手平平托住,笑道:“小弟,你可知道这鸿鸣刀来历?”

虽然他早就猜到刀无双背上背着的就是鸿鸣刀,但听到“鸿鸣刀”这三个字,霍君白心中还是猛震了一下,他微一犹豫,便道:“晚辈听说,听说这鸿鸣刀是九仪天尊剑分化成的十二件异宝中的一件,也只有它才能堪比轩辕剑的威力。”

刀无双微微一怔,旋即点了点头:“不错,没想到小弟居然也清楚鸿鸣刀的来历,那你也知道,我有了鸿鸣刀,再留着这天冰宝刀也是多此一举了。”

小五也在他心中说道:“小霍子,这天冰宝刀虽然不如鸿鸣刀,但是也是一件宝物,你收下吧,日后总会有用得着的地方。”

听小五这么说,霍君白便恭恭敬敬的接过那天冰宝刀,拱手道谢:“如此晚辈就多谢前辈厚赠了。”

刀无双哈哈一笑:“不用谢我,小弟,你我一见如故,若不是这把魔刀鸿鸣有太多人想要抢夺,我直接送你又有何妨?”

霍君白心中一震,一颗心砰砰直跳,心想难道他知道自己需要这把刀来重铸九仪天尊剑之事?

刀无双似乎并未察觉他内心的震动,转而向那依然盘坐在地上的法云和尚微笑道:“老和尚,办法想出来了吗?”

“办法?什么办法?”听他这么一说,霍君白也不由得看向那地上坐着的老僧法云,此时的法云一动都不动,身上的大红袈裟被天边晚霞一映,泛出彩色流光,显得颇为绚丽。

法云听到刀无双的询问,缓缓的睁开双眼,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刚才老衲心中接连想了一十三种对付刀施主的法子,但一步步推敲下去,皆是一败涂地,刀施主修为过人,老衲叹服。”

刀无双微笑道:“老和尚你也不用自谦,刚才你那一百零八颗佛珠上负载的阴阳之气的确有些门道,我刀某人受其反噬,内伤也不轻呢。”

法云苦笑道:“自谦的是刀施主罢?你若用的不是女施主头上那一碰就折的玉钗,而是背后的鸿鸣刀,恐怕老衲早已经身首异处了。”

刀无双正色摇头:“老和尚,这倒不是我刀某人托大不用宝刀。而是你那一百零八颗佛珠之上劲气过于强横,若是用天冰宝刀或者鸿鸣刀来抵挡,只怕刀锋还未砍到佛珠之上,刀气便会使得那些阴阳珠爆炸了。所以我也是不得不兵行险招,用丝毫不含灵力的玉钗辅以紫气内力来中和那些佛珠之上的灵气

仙玄传说  第五百三十四章 阴阳

。”

“但刀施主用玉钗刺穿老衲那些佛珠的同时还能将其中的阴阳之气抽调借走一部分,最后反而利用这些灵气反攻老衲,这才是最令人意想不到的啊......”法云长叹一声,脸上表情苦涩。

刀无双笑道:“阴阳,便如天地、日月、昼夜、寒暑、上下、男女等代表一切事物的最基本对立面。老和尚能将阴阳之气以如此平衡的态势封印在佛珠之内,而且还能控制一百零八颗之多,这点我刀某人是十分佩服的。但可惜你忽略了一点。”

“愿闻其详。”听了刀无双的话,法云脸上神情越来越是恭谨,竟似向前辈人物请教一般。

“没有天,哪有地?没有日,哪有月?没有昼,哪有夜?没有寒,哪有暑?没有上,哪有下?没有男,哪有女?阴阳虽然是对立,但又互相离不开对方,离开了阴,阳不是阳;离开了阳,阴不成阴。阴阳只有在一起,才能称得上是阴阳。时间万物的化生更是源于阴阳之间的相互作用,老和尚的阴阳佛珠虽然包含阴阳,但却未融合阴阳,如果你这一百零八颗佛珠中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那我刀某人是万万不能以此法化解的,更别提利用其中的灵气反攻了......”刀无双缓缓的解释着。

法云闭目思考了一盏茶功夫,再次睁开双目,微微一笑:“多谢施主解惑。天地双狼夫妇内伤如此之重,刀施主想必是教他们以阴阳交合之法来互相化解对方所受内势,老衲说的可对?”

“不错,正是此法,老和尚,你还有什么话说。”刀无双哈哈一笑。

“老衲要说的都说完了,时间也该到了,这就要去了。”法云再次点头致谢:“多谢施主解惑。”又转头以抱有歉意的眼神看向霍君白:“小施主,刚才老衲对你出手,此时方才感觉于心有愧,真是对不住了.....”

霍君白摇了摇头道:“那也算不得什么......”他未说完一句话,只见法云缓缓闭上双眼,他身上透出的一切生气已经完全绝迹,看来是已经坐化了。

看着法云身上袈裟如晚霞般流动的华光,沈凝烟忽得幽幽的叹了口气:“晚霞虽美,但其的存在却非常短暂,这法云和尚修为不低,只可惜闻道太晚,若是早点窥破阴阳大道,今日也不至于陨落至此。”

刀无双笑道:“朝闻道夕死可矣,老和尚还是幸运的。”

霍君白心中思考着刀无双所说的阴阳之理,心中不断的在深入思考着阴阳调和,互补利用之事,似乎捕捉到一丝亮光,但终究离顿悟差了一线。

刀无双笑道:“小弟,若我老刀今日不死,日后一定来找你喝酒。”

“前辈武功傲视天下,怎么会死?”霍君白连忙回应。

“傲视天下?呵呵,且不说那传说中的武圣杜引墨和轩辕宗主。就算是龙尊左使左裂天,毒尊韩无杀,碧月魔尊云散月,神门剑宗关千剑他们四个人任何一个,就不比我老刀差。”刀无双微微一笑。

霍君白也知道这四个人都非常人,左裂天与刀无双在伏龙尊教的地位都是仅次于教主轩辕伏龙,想必二人在修为上也是相仿。毒尊韩无杀在杜家百年拍卖会上震慑全场,那实力也是不用多说。神门剑宗更是江湖中正派第一大户,宗主关千剑的实力那也不可忽视。云散月自己曾听翟冰清提到过,但并不清楚其修为如何,但刀无双对她的评价既然如此之高,那想必也不是浪得虚名之人。

这时,那粉色衣衫女子沈凝嫣忽得站起身来转过头,正色说道:“刀兄既然已经受伤,那还要带着我一起走吗?”

突然间,霍君白见到她的面容,整个人忽得一呆,心中只是想到两句诗词:“绰约多逸态,轻盈难自持。世上如依有几人?”

原来,这沈凝嫣此时转过身来,只见她乌黑如泉的长发因为去掉了玉钗而散落下来,在肩头轻轻滑动着,在轻风中摇曳着,秀眉不描而黛,肌肤白腻如脂,唇绛一抿,嫣如丹果。双眸似水,却带着淡淡的冰冷,似乎有着能看透一切的睿智。十指纤纤,雪白中透着粉红,就像能拧出水来一般。

更妙的是,她那窈窕多姿的娇躯裹在一袭委地的粉纱之中,竟有一股轻雾笼罩在其上,更加显得她犹如仙子般的脱俗气质,当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绝色美女。在他见过的女子中,这沈凝嫣比之白冰儿丝毫不差半分。而美如翟冰清,轩辕诗画之流跟她还是差了一个档次。

也可以说,作为一个女人,美到这个极致境界,已经是顶天了,世间再大,天宫再高。也不可能存在有比她们相貌更美的女子,就算是仙人变化,也不能变出比之更美的相貌。

池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六盘水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渭南治疗癫痫病费用
济南银屑病医院咨询电话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主治医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