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万界之主 第230章 众人入陵 伏击奏效

发布时间:2019-11-08 14:00:13

万界之主 第230章 众人入陵 伏击奏效

“杀!!!”

伴着西沉入海的落日,那震天撼地的喊杀声,如期而至。如万马奔腾,冲出了地面上长达百里的裂痕,直冲霄汉而去。

黑夜降临,隐藏在周边山林之中的练气士都纷纷行动了起来。按照各自的推断,从不同的位置进入到那条状如长龙的裂缝之中。开始了他们的寻宝之旅。

当然,真理的掌握者,往往只是少数。能准确推算出皇陵入口位置的人物,自杨玄嚣先走一步之后,就再也没有增加任何一个。

“咱们这就动身,在子时之前务必要到达陵墓核心。”一袭红裙的南宫楼沐率先开口,直接冲向了那条裂缝。

一袭紫裙的南宫楼沁显然早已没了耐心,一边快步前冲,一边口无遮拦地説道:“快走快走!把所有宝贝都给爹爹带回去!”

身穿浅绿长裙的南宫楼汜像是有话要説,但终究还是憋在了口中,急急忙忙地紧跟了上去。

这三人原本都只是金丹境界,因为随后进入的是被称作烈天妖王的巨汉翼东牢还有身披血色袈裟的妖僧娑什。这两人一前一后,刻意保持着一段暧昧的距离。不远不近

,可以是各自为政的陌路之人,也可以是貌离神合的生死战友。

再之后,老儒生杜景康才缓缓收回了一直在观察天色的视线,沉声道:“出发,仙界使者即将降临,这一趟若能抢得功劳,我等势必会得到巨大的赏赐,飞升仙界,指日可待!”

佛、道、儒三教自是同气连枝,少年高僧悟藏和黑发白眉的道士施栖真都没有任何意义,三人简单交换了一个眼神便一起跃入了不远处的地缝之中。

最后动身的是那一群无门无派的散修。前后两批一共九名散修,看上去非常团结的拧成了一股,紧跟着进入了那条地缝。

……

众人冲入深渊之中,速度比起杨玄嚣御剑要快了很多,很快便到那座宫殿之外。奇怪的是,第一间镜屋莫名其妙的失去了效果,屋内原有的镜子全都成了透明的晶石,再也不能继续折射出的那面足可以假乱真的墙壁。一行人顺利找到了入口,穿过镜屋后的通道直接进入了那间圆形房间。

一路上都非常顺利,直到这里众人几乎已经松懈的神经才再度紧绷了起来。因为就在墙角边躺着两具已经彻底失去了温度和气息的尸体。而那两个人就在不久前还活生生地站在众人面前。

最先看到这一幕的是南宫世家的大姐南宫楼沐,她非常警觉地在圆屋门口就止住了脚步。却不置一词,任由xiǎo妹南宫楼沁乍呼呼地就冲了进去。

“死了?”那任意妄为的刁蛮女子慢步走了过去,都懒得弯腰用手,直接就抬起了一只脚,正要往杨玄嚣脸上踩去的时候,身后忽然冲来了一道人影。

却是那位在人前始终唯唯诺诺的二姐南宫楼汜。很难想象这名视线总不离脚背的女子可以在此时爆发出了如此迅捷的速度。之一眨眼便从屋外冲进来,一把拉开了xiǎo妹南宫楼沁。

“你干什么!”南宫楼沁一脚踩空,转脸便是怒目相向。

“剧毒!”南宫楼汜依旧垂着脑袋,视线盯着自己的脚背不曾挪开。只抬起手,朝杨玄嚣指了指。

南宫楼沁闻言仔细观察了片刻,果然看到了一抹幽绿色的青烟在杨玄嚣和梁宝妆身上流转。这才如大梦惊醒一般,明白了这二人的死因。她破天荒的没有对二姐发火,转而满眼怨毒地瞪了一眼犹自站在门口的大姐。“唰”地祭出一柄精美长剑,毫无征兆地朝杨玄嚣刺了过去。竟然是要分尸泄愤!

“不要!”南宫楼汜再一次爆发出了惊人的速度,一把攥住了剑柄,垂着头疑惑道:“xiǎo妹你刚刚还很喜欢他,怎么忽然要下这样的毒手?”

“我才不是真的喜欢他!你放手!”南宫楼沁阴沉着脸,没好气道:“他是爹爹极为看中的人,我讨好他只不过是为了讨好爹爹!现在他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他刚刚让我受的气,我当然得出在他身上!”

“别这样!”南宫楼汜飞快地往屋外的通道瞥了一眼,本就轻慢的声音,又压低了三分:“身后那些人都已经来了,若是被他们看到可绝没有好结果!”

“怕什么!我从xiǎo到大杀的人还曾少了?”南宫楼沁满脸不快,奋力地想要挣脱束缚。

可南宫楼汜那纤细的五指却像是紧箍一般,让那长剑动弹不得。再度压低了语气,她解释道:“这次与以往不同。杨副掌教如今在修真界仁义之名如日中天,你若对他的尸体不敬,一旦传扬出去,势必引来无数声讨。爹爹素来好面子,届时必然拿你问罪!”

南宫楼沁闻言一怔,立刻撤去了加持在长剑上的灵力,diǎn头道:“姑且听你一回。”

随后而来的一行人都纷纷止步屋外凝神观察,只有两名散修毫不顾忌地冲进了圆屋。这两人是第二批出现的散修,早就觊觎杨玄嚣身上携带的宝物,又自负深谙毒术。目的无比明确地冲向了杨玄嚣。

“阿弥陀佛!死者已矣,xiǎo僧斗胆请王氏兄弟高抬贵手,留一份安宁以慰杨副掌教在天之灵。”少年高僧悟藏双手合十,声音诚挚道。

“少説漂亮话!这姓杨的身上若无剧毒,这份好处哪里轮到我们兄弟二人?”年纪稍长的一人冷笑道。

“这一趟冒死入陵本就是大家各撞机缘,自搏气运!我兄弟二人因毒而生,因毒而活!眼下这就是我们的机缘!”年纪稍轻一些的男子一边説着,一边已经将手伸向了杨玄嚣的领口。可他的手指才刚刚触及杨玄嚣身体的瞬间,整个人便彻底僵在了原地,从那根手指开始,皮肤血肉,甚至筋络骨骼都开始极速溃烂,化作脓水淌落一地。

“兄弟!你怎么了?”年纪稍长那人见状大惊,但凭借他近千年对毒物的阅历,都无从下手救治。

“额啊啊……”那年纪稍轻的男子耐不住剧痛,直接舍弃了肉身,一条只有寻常孩童身高的元婴冲出了体外。虽然体形缩xiǎo,但外貌却和他本人如出一辙,皱着眉头,惊诧不已道:“这种毒我们从未见过,像是融合了成百上千种毒物!解无可解!”

“可是……他们的肉身怎么会毫发无损?”年长一些的男子疑惑道。

可就在这时,还不等众人开始思考这个疑diǎn,圆屋深处的一面墙壁忽然消失于无形,显露出了一间如刚刚一样摆满了透明晶石的房间!众人的注意力自然而然被完全一引了过去。尤其是看到那些放在晶石之后的xiǎo玉瓶,就更加跃跃欲试起来。

南宫楼沁不假思索地提出了一个愚不可及的问题,便径直冲入了那间屋子。“传言始皇帝炼制不死药,难道就是这些?”

“怎么可能?”以名散修冷笑了一声,但是巨大的好奇和侥幸心理,还是驱使他走向了那些晶石,俯身捡起了一只玉瓶。

众人紧随其后转移进入了那间屋子,几方势力的人都各自捡起了几只xiǎo玉瓶子,开始认真研究起来。唯有翼东牢显得毫无兴趣,目不斜视地径直穿过了那间放满晶石的屋子,进入了下一条通道。妖僧娑什稍稍迟疑了片刻,也跟了上去。

“再听二姐一句话,扔了这瓶子,快走!”南宫楼汜凑到xiǎo妹耳边,低声説了一句。

南宫楼沁眉头一蹙,回想起刚刚那名被化作浓血的散修,心中顿时发凉,手一松便扔下了那个瓶子,赶紧跟着二姐离开了那间屋子。

而大姐南宫楼沐则站在原地,满眼狐疑地盘算着什么。

可就在这时!一场毫无征兆的猛烈爆炸在人群之中爆发!着爆炸的威力对于这一群在神游境界上下徘徊的人物来説,其实并不算强。但因为事出突然,加之这十个被人抓在手中的瓶子里还有杨玄嚣事先准备好的毒物。以至于在那紫色火焰充斥了整间屋子之后,还是有许多人受到了重创,一时间凄厉的惨叫不绝于耳,令人毛骨悚然!只有极少数人还可以全身而退。

“我的收……这伙怎么无法扑灭!啊……”

“毒!有毒啊……快舍弃肉身!”

“实在是太狠毒了!快!快离开!”

“阿弥陀佛,南工大xiǎo姐是否无恙?速速随xiǎo僧离开!”

“我……我没事……幸亏家父赐下的宝贝,咱们快走!”

“快走!千万便可以沾染了毒物!”

……

“我们怎么办?”那王氏兄弟还留在杨玄嚣和梁宝妆身旁,一时间进退两难。只剩元婴的年轻男子满脸忧虑,心中已经打起了退堂鼓道:“大哥,我们两的修为在那群人之中只能排在末尾。我才刚刚到这里就毁了肉身,要是在贸然前进,恐怕迟早要丢了性命!”

“兄弟説的不错!”年长一些的男人也是心惊肉跳犹未平息,想了想,干脆取出了一个储物指环,淡淡道:“我二人精研毒术,干脆收了这两具尸体,就此打道回府!算起来也并非白来一趟!”

“既然大哥也由此意,那边这么……”那条元婴话才説道一半,却忽然被一股未知的力量禁锢了起来,如鲸鱼吸水一般,被抽如了杨玄嚣的胸口!

“兄弟!兄……”而那年长男子甚至还没来得及表露出惊恐,便感觉到一阵剧痛从胸口传来。一股凉意随即传遍全身,他缓缓低头看了看胸前那个透过凉风的空洞。

等他再抬头时,只看见了一双血色密布的殷红凤目。

刚刚还躺在地上气息全无的年轻男人不知何时已经坐了起来,随手将一颗还在怦怦跳动的心脏扔到了地上。

腹泻可以用远大医药立可安吗

快速止泻吃什么

拉水便是什么原因吃什么药

出国工作常备药

什么药治疗胸闷气短

心律不齐不吃什么

什么症状会引起胸闷气短

心律不齐吃什么有效

小儿感冒咳嗽专用药

要止咳先祛痰该怎么做

金振口服液是大品牌吗

哪款拉拉裤干燥不潮湿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