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阴阳天师 第149章 斩灵剑斩尽铅华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2:55

阴阳天师 第149章 斩灵剑斩尽铅华

不见了?

妹的,什么情况?

我与朱子泽对视了一眼,我们从对方眼看到了惊色,丁远能进入幽泉会能力必然不弱,怎么可能会被几个小鬼缠住。///

朱子泽说“张宁,你留下来照看他们,我要去看看。”

“我也去吧。”我摇了摇头,尼玛,本来想便宜丁远,让他大赚一笔的,却没想到这家伙出了什么差错,我对李秘书说“开车送我们过去吧

。”

“没问题。”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本以为搞定了画的事,汇合丁远他们可以回去了,却料想不到关键时刻丁远出了事。

我们赶回酒店。

那前台见了我颇为郁闷,怎么这家伙又回来了?

李秘书走到前台,非常霸气地说“我现在要去544号房,谁敢阻拦我报警,我怀疑你们分尸。”说完不理会呆傻的他们,直接了五楼。

我在她身后竖起来大拇指,暗说厉害。

进入房间,我与朱子泽分头检查,无论是客房、客厅还是卧室,每一寸都不放过。

片刻后,我们回到客厅。

李秘书问“有没有发现?”

我们相继摇头。

李秘书说“既然他能应付鬼,那么鬼伤不了他,会不会是人为的?”

“人为?”我心惊,我猛的转身走到浴室前,手缓缓伸出,按在了门,丝丝黑气溢出,一段段模糊的画面浮现出脑海。

朱子泽莫名其妙问“他在干嘛?”

李秘书说“据说他有种捕捉残像记忆的能力。可以得到些线索。”她扭头看朱子泽,诧异问“你们不是朋友吗?怎么会不知道?”

朱子泽看着我,露出了惊色,不会吧?这么逆天的能力都有,有没有搞错,算当不成天师也可以做警察啊。

这时,我松了口气,收回了手。朱子泽连忙问“有什么线索?”

“你们回去等我。”我转身出门,却被李秘书拦住了,“你不懂韩语,一个人怎么去?我来陪你。”

朱子泽皱眉“真的是人为?”

“他们要找的是我。”我拒绝他们跟随,一个人走出了酒店,按照对方留下的线索,来到一栋大厦,了顶楼,只见丁远被捆绑着吊在半空,而一边站着两个人,其之一,便是裴兴明。

丁远看到我大叫起来,可惜被堵着嘴,只是发出呜呜声。

裴兴明叫了起来“哇哈,来了,来了,兄弟,这次我赢了吧,我知道他一定会在发现丁远失踪后两个小时找到线索,并沿着线索找到我们。”

他身边那人翻起了白眼,老大,你到底是哪边的。

我说“好了,现在我来了,按照你们留下的线索,一个人来的,放人吧。”

裴兴明咳了两声,介绍说“余晖,给你认识一下,这位亦是六荒门六荒之一,素有斩灵之称的诸葛睿,凡是被他斩灵剑斩到的,不管是人还是恶鬼,都会伤其根本。”

“斩灵?”

“对。”诸葛睿表情很淡,“人被我斩到,灵魂受损,严重的是魂飞魄散,恶鬼亦是一样。”

我心凛然,妈的,还有这么恐怖的存在。

对于普通人而言,无论被利器所伤,或者断了四肢都可以活下来,但是伤及魂魄不一样了,那可是人精神的根本,稍有差错便神智失常。再者,这根本是恶鬼的克星啊。

不过,我有些不明白他们的意思,他们叫我来做什么?

裴兴明说“这次叫你来是这家伙的主意,他想试试斩灵剑能不能斩掉天机伞。哦,别误会,虽然我们一直与幽泉会有纠纷,但现在还不是开战的时候,所以不会将你怎样,嗯,试一次,只要一次好,不管行不行,我们保证这家伙不会有事。”

诸葛睿手缓缓伸出,一道光芒闪过,一把异的剑握在手里,剑尖直指向我,说“拿出你的天机伞。”

“好吧。”我叹了口气。其实在他们说出那一刻我心里答应了,反正他们都说了不会将自己怎样,他们作为一代高手,该有的承诺是必须的。

我取出了天机伞,将其张开,体内黑色灵力狂涌。

裴兴明与诸葛睿对视了一眼,心震惊,昨天这家伙险死还生,到了今天不仅躲过了梅峰的追杀,且还完全恢复了,不得不说让人吃惊。

裴兴明这小子有古怪,小心一点。”

诸葛睿点头受了那么重的伤,不仅没死,还能康复,当真是匪夷所思。

裴兴明应该是救走他的人做的,怪,这种事连方青都办不到,这小子到底有什么魅力。

诸葛睿……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我郁闷,这两人用眼神交流,难道把我叫来是耍我?不会吧,我有些不满了。

两人咳了一声。

诸葛睿提剑前,站在我面前,也不说话,他眼睛一眯,剑身弥漫起淡淡光晕,那是一层层淡淡白光,神圣而又纯净,仿佛能洗尽天下一切邪恶。

看着这一幕,我皱起了眉,有这种灵力的人,任我怎么想都难以想象他会是六荒门的人。

可事实又摆在眼前。

我没有多说身,张开了天机伞。

诸葛睿扬起了剑,轻轻低喝“斩尽铅华!”

他一剑刺出。

剑尖弥漫着浩瀚且玄妙的圣洁气息,点在天机伞。我只感觉一股如海浪般的力量层层汹涌冲击,自天机伞涌来,我心神一阵震颤,我骇然变色,这一刻,我明白了什么叫做灵魂受创。

我感觉一把剑在焚烧我的灵魂。

吼吼!

陡然间,我忍不住仰天长啸,体内黑色灵力狂猛汹涌,天机伞黑光大作。一黑一白仿佛两个世界对撞在一起,轰鸣声大作,狂风卷起,我们两人同时被震退。

我险些跌下大厦,我在边缘才堪堪稳住身子。

诸葛睿只是滑出两三米,便停下,他吸了口气,然后,盯着远远的我,眼神露出了惊人的杀意,不过,只是一眨眼便退去,他叹息说“兴明,我不该对他做出承诺,这种人太危险了。”

裴兴明拍了拍他肩膀“这次我们败了,败在一个小辈,不过,这是我们的幸运,我们应该有这次教训。”

诸葛睿点点头,收起了斩灵剑。

这时,我站起身来,可全身的酸痛让我咧咧嘴,妈的,老子经历了与梅峰一战,又险些被画吸进去,还没回过神来,你们又来,我还以为不过是普通一剑,想不到这么恐怖。

裴兴明手点出,吊在半空的丁远掉落下来,他微微一笑说“余晖,这次你赢了,可天机伞的奥秘让我更感兴趣,所以,我不会放弃的,下次,下次我一定会赢。”

我伸出了指鄙视,要来来,还怕你不成,不过,下次我要找点有用的帮手了,一个人实在应付不来。

两人转身离去。

我收起天机伞,走到丁远身边,轻轻一笑,取出了堵着他嘴的布,解开了他绳子。

丁远深吸了口气,大叫“妈的!闷死老子了。”

石嘴山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白山牛皮癣
鸡西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石嘴山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白山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